当前位置:首页 / 笑话集 / 正文

胖子行房的古代笑话,笑的跌宕起伏

1,夫妇两人身躯肥胖,每行房,辄被肚皮碍事,不能畅意。一娃子云:我倒传你个法儿,须从屁股后面弄进去甚好。
夫妇依他,果然快极。次日,见娃子问曰:你昨教我的法儿,是那里学来的?答曰:我不是学别人的,常见公狗、母狗是那般干。

2,齐王派淳于髡到楚国去进献鸿鸟。淳于髡出了邑城的大门,走在路上,鸿鸟飞走了,只得提着空笼子,假造了一篇说辞,去见楚王说:齐王派我来进献鸿鸟,经过水上,不忍看着鸿鸟干渴,放他出来饮水。结果他离我飞去了。我想用刀刺腹、用绳索绞颈自杀,恐怕别人将非议君王为了鸟兽而使士人自杀。
鸿鸟是羽毛类的东西,有很多相似的,我想买一个相似的来代替,这样做又不诚实而欺骗君主。我想逃奔到其到的国家去,又伤心两国君主的使命不能相通。所以我才来认过磕头,请大王治我的罪。
楚王说:很好,齐国竟有这样诚信的人!于是重赏了他,所赏的财物比鸿鸟不飞走还多一倍。

3,
蓖头者被贼偷窃。次日,至主顾家做生活,主人见其戚容,问其故。答曰:一生辛苦所积,昨夜被盗。仔细想来,只当替贼蓖了一世头耳。
主人怒而逐之。他日另换一人,问曰:某人原是府上主顾,如何不用?主人为述前言,其人曰:这样不会讲话的,只好出来弄卵。

4,夫妻夜卧,妇握夫阳具曰:是人皆有表号,独此物无一美称,可赠他一号。
夫曰:假者名为角先生,则真者当去一角字,竟呼为先生可也。
妇曰:既是先生,有馆在此,请他来坐。云雨既毕,次早,妻以鸡子酒啖夫。
夫笑曰:我知你谢先生也,且问你先生何如?
妻曰:先生尽好,只是嫌他略罢软,没坐性些。

沙发等您来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