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/ 笑话集 / 正文

错打裁缝的古代笑话,笑出泪花信不?

1,某县令在堂,有老人来禀,其子忤逆不孝。县令一听也很生气,忙问详情,老人说:我家世传缝纫,今我年老眼花,无法再干,要儿子奉养老年,无奈小子游手好闲,弃我不顾,我将要饿死,求大人明察训子!
官怒道:不孝罪大!你暂退去,待我传你儿子来责问!老人退下后络绎不绝地来了许多递呈者,县令情绪不佳,心烦而退堂,忽然想到忤逆一事,便命仆人喊裁缝来。仆人以为县令又将作衣,就匆忙赶去喊平日多次为县令做衣的那个裁缝。
裁缝急急赶去,县令却喝令用大杖痛打。打罢,裁缝气息奄奄地问:小人有何罪哪?
县令说:你弃父不养,还说无罪!裁缝说:我从小父母双亡呀!
县令怒气更足,说:你这不孝之徒,有父尚不认,来人
吏役知情,忙跪下禀告县令说:此人父母实于某年某月病故的,众所共知,请盼明察。
县令大惊道:刚才那个告状的老人难道是鬼吗?
众吏役说:这是另一个裁缝的父亲呀!
县令知误,但仍强辩说:为人子者,仅作缝纫,有辱祖宗,不孝之极!再敢争辩立予重罪!裁缝忍痛而去。

2,周宣王酷爱射箭,爱听别人说自己气力过人,能用强弓。其实他用的弓,只不过用3石力气就能拉开。
一天他把自己的弓交给左右侍卫传看,侍卫只拉到半,便假装拉不动了,同声赞道:真是张少有的硬弓,起码不少于9石,如果不是大王的神力,谁能拉得开这佯的弓呢?
宣王得意洋洋,直到死,始终都认为自己的弓是9石硬弓。

3,裁缝、皮匠、妓女三人,同席行令,各要道本行四句,贯串叶韵。
缝匠曰:失去一背挂,拾得一披风。改了一背挂,落下两袖桶。皮匠曰:失去一双鞋,抬得一双靴。改了一双鞋,落下两桶皮。妓者曰:失去一张屄,拾得一胡子。改了一张屄,落他一口齿。

4,李恕虽身材短小,但却喜欢长袍子。卢询祖长得肥胖腰粗,裤带却连连告急。李恕笑卢询祖:卢郎腰粗带难应。
卢应声道:李郎身短袍易长。
李恕又说:卢郎聪明必不寿。
卢询祖说:询祖苍苍两鬓,已足以自慰的了。

5,一天,两个邮差在中午休息时相约去路边摊吃饭,刚坐下来不久在他们座位的左前方爬来一只蜗牛,其中一个邮差很生气的用脚把那只蜗牛踩死了,同伴问他:那只蜗牛惹到你了吗?他说:就是啊!没见过这么烦人的蜗牛,它已经跟了我一个早上了。

沙发等您来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