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/ 笑话集 / 正文

十来天就阴严了的万荣笑话,必须得笑一阵

1,山里人常年四季只能看见一缕儿天。有个年青人到了趟平川赶了趟集,才发现天原来是那么宽。回来便问他妈:
妈,平川的天可宽大哩。没边没沿。要是阴严了,总得几年吧?
他妈抽了娃一眼,说:这憨娃,哪里用得了几年?几个月就阴严了。
他爸听了,又狠狠盯了他妈一眼:真是妇道人家见识短。哪里用得了几个月?十来天就阴严了。

2,又一次批斗会上――
孙正德,你有没有作风问题?
有!
几个?
一个!
多少回?
没法说。
跟谁?
王冬青――我老婆!

3,丈夫从收购站卖棉花回来,喜滋滋地告诉妻子:今天卖棉可沾了大光我使了个窍。你使的是啥窍?妻子问。
丈夫得意地说:他过秤时,我拿脚尖往棉花包下面往上助了助。
咱那包棉花称了多少斤?
八十斤。妻子哭笑不得:好我的憨憨哩!咱那包棉花昨天我称过,是一百三十斤。啊!少了五十斤?男人有些后悔,说:怨我只使了个小窍。好,下次我在往他秤锤上安一块吸铁石。

4,甲乙二人到山西医学院找一位老乡。他们从前门进去,转了一圈,没有找着人,又从后门走出来。甲扭头一看,发现这个门边也挂着一块长条牌子,上面写着山西医学院。他醒悟地说:怪不道咱们找不见人,原来这里有两个医学院。走,咱们再到这个医学院找一找。

沙发等您来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