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/ 笑话集 / 正文

谁是流氓的万荣笑话,笑死了

1,老万上火车时,前面是一个年青姑娘,背着一个大背包,穿着很窄的一步裙,车厢的阶梯很陡,姑娘几次抬腿都因一步裙卡住大腿而迈不上去。后面的人急着上车,都乱挤乱嚷嚷开了,姑娘一急,伸手到后面解一颗一步裙的扣子,还是迈不上去,一连解了三颗仍然上不去,跟在后面的老万急了,抱住姑娘的腰把她推了上去,可姑娘一上车就回过头来骂了一句:流氓!老万一脸冤屈地说:流氓?我还没说你呢,你把我裤子前面的扣子全都解开了,你才是流氓呢!

2,有个山里人进城吃了一次油糕,感觉香甜脆酥,十分可口。回到家里对妻子说:油糕非常好吃。咱也吃一顿油糕吧。
没有软黍面,妻子说:就把白面和上。
没有白糖做馅,妻子说:把韭菜包上。
火生着了,没油下锅,妻子说:把水添上。
煮出来一吃,妻子说:这油糕怎么和饺子差不多呢?

3,介绍人给张二婶女娃说了个婆家,说是家里有钱有权。他爸是公社武部长,屁股后头跟着好几个背枪的,神气着哩......
张二婶说:甭提他爸,咱知道,那是个二齿。警备队骑大马――憨倬!咱是想知道他娃的身份成规,你改天引来问问再说。
第二天,介绍人引来武部长的娃,张二婶便开口盘问:这娃,你弟兄几个?
武部长的娃扳着手指头,数了好一会儿,突然抬头问:算我爸吗?武部长!
张二婶不动声色往下问:你家共有几口人?
他翻着眼珠想了想,冷不丁问道:算那头大黄牛吗?犍牛!
张二婶忍了忍,又问了一句:你知道牛有几条腿?
他摇着头说:我数过,它尾巴圪抡圪抡,高低数不清。
张二婶叹了口气:好啦,你回去吧。
他见张二婶对他不中意,出门又返回来说:二婶,你甭生气。回去叫我妈把牛尾巴拽住,我给你重数一下。

4,从前,有兄弟俩进了一回省城,又被骗,又被偷,身上无有分文了。气恨不过,就想报复一下城里人,弄几个盘缠好回家。这一天晌午,兄弟俩先来到人挤人的柳巷街上。老大在前面双手举着一个花磁盆,边走边喊叫:哎,便宜货,一块钱一蘸!城市人爱凑热闹,听说又是便宜货,便都围上去,给他一块钱,垫着脚举着手在花盆里蘸一下,一看,沾了一手稀屎。后面弟弟紧跟着端着一盆清水喊道:便宜啦,两块钱一涮!蘸过的人急忙掏给他两块钱,在水盆里把手涮干净。兄弟俩一晌午走完几条繁华的街道,弄够了盘缠,连夜赶回去了。

5,好几折戏里,都是丞相、土地由上下场门同时出来亮相,演丞相的演员念道白说:丞相!演土地的演员道白说:土地!这叫同时出场,自报家门有一天演出,丞相、土地出场演丞相的演员把胡子一捋,大声念道:丞相,土地!一下报了两个职衔。演土地的演员摸着白胡子张了张口,没词了,便高声念道:从今以后,各说各的!

沙发等您来坐!